虫虫

南方青年狗

早春三月,草长莺飞

走吧,走吧!他淡淡的说。又抽了一口烟,望着远去的货船,接着是一阵咳嗽。震动的桥梁要将他飘荡的身体震跨一般。
身旁不断驶过各种大大小小的车子,鸣笛声音大的时候,他头也不回的骂:他妈的,他妈的!又背起躺在马路旁扭成一团的蛇皮袋,一步,一步,从你面前经过,留下一缕清晰且碎碎的摩擦声,伴随着车流的飕飕声却越发清晰,在脑中久久才淡去。
终究不敢询问他的人生,都是彼此的过客而已。
清澈的女声唱:你有多久没有看过星星?而我已想不起来。😭